當老師變成臨時工─代課老師浮濫

提供需要幫助的偏遠地區或資源不足的學校資訊,幫助孩子安心讀書!

版主: 小龍女

當老師變成臨時工─代課老師浮濫

文章小龍女 » 2015-05-28 , 15:26

教改追蹤:當老師變成臨時工─代課老師浮濫

http://www.parenting.com.tw/article/502 ... %E6%BF%AB/


2011-12 親子天下雜誌 30期 作者:張瀞文

台東某偏鄉小學,12位老師有9位代課; 現在平均每9位老師就有1名是代課;每年增聘的代課老師已經多過正式老師。 當不知道明年會在哪裡的代課老師開始帶班、接行政,學校教育將有什麼改變?

三十四歲的我,當了八年的代理教師,待過嘉義、雲林、南投、苗栗的學校。每隔幾年,我就換一個城市生活。明年的我會在哪裡,今年的我不會知道。

當代課老師很煎熬:在學校,要接正式老師不願意上的夜輔、週六班;要配不是我專長的音樂、歷史課。教甄的季節愈近,我愈有「啊,來不及了!」的心急,每年都想放棄。我知道自己準備考試的時間太少,有限的時間該花在陪伴學生,或準備考試,變成兩難抉擇。

這幾年考試完,我都有被掏空的感覺,要恍神好幾天才能夠回到現實生活。我甚至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根本不適合當老師。心很苦。

有形的辛苦都還挺得住。我最最怕的是學生問我:「老師,你明年還會教我們嗎?」

我曾經帶過一個班,國二接手時,學生因為和前導師處得不好,對我也充滿敵意。但是國中生很可愛,當你站上講台,他們有足夠的敏銳看見你的真心和特質,他們接收到我的善意,我們後來有很融洽的師生關係。可是國三我離開了,他們覺得被遺棄,群起反抗新導師,故意搗亂、不打掃、罷考,弄到學校幫他們換了第四個導師才干休。從那之後,我告訴自己,當了導師就把班帶完再走。

可是,走或留,卻不是我能決定的。

~ 代理教師蘇立晴(化名)


這不是蘇立晴個人的故事。根據教育部統計像蘇立晴這樣的國中小代課老師,全國有一萬七千多名,每九個老師,就有一人是代課老師。近五年,國小代課老師數量成長一一三%,未取得教師資格的不合格代課老師更爆增近四倍。

根據退撫基金管理委員會的數字,今年有三八三九名國中小老師退休,卻只招了一○五四名正式教師,不到三分之一。為了因應少子化帶來的減班、超額,許多縣市已經多年不招正式教師,而以代理代課教師取代。

以台東縣為例,去年因為少子化裁掉兩所小學,依國小一個班級一‧五個教師的員額規定,收掉一所學校就會多出至少十位老師。

其他縣市即使沒有裁校,但班級數一直下降,學校遇到超額時,是由校內教師組成的「教評會」投票決定去留。多半看年資,愈晚進到學校任教的愈容易變成超額老師。有時候看科別大小,學科老師人多,美術音樂等藝能科老師少,投票永遠是藝能科輸。一旦學校有超額教師,總免不了一場烏煙瘴氣的爭鬥。所以當學校好不容易有缺額,寧可以一年一聘的代理老師取代正職老師。

有些學校招生不錯,可以招聘正式教師,但也不一定向教育處呈報缺額。不只一位校長表示:「我寧願用學校裡面優秀認真的代理教師,也不要收其他學校的超額老師。」

教師員額的管控是以縣市為單位,多數縣市政府也以「代課老師」做為處理超額教師的「解藥」,處理原則是「報多核少」,以管控員額。一位在台北市歷年都額滿的明星國中任教的老師表示,他們今年呈報教育局需要十位正式教師缺額,結果教育局只核可三個名額。

像候鳥一樣,年年遷徙

一般說的「代課老師」其實有兩種:一種是一年一聘、支月薪、上下班制、工作內容和正式老師相同的「代理教師」;另一種則是有課來、沒課就走的「兼課老師」,學校支付國小每堂兩百六十元,國中每堂三百六十元的鐘點費。

這群代課老師要教書、要考試、要接受明年不知道在哪裡的不穩定感,生活很斷裂。

白天他們的工作和正式老師一樣,下了班,還得抽出時間念書,因為正式缺額愈來愈少。代課七年的陳逸芬今年秋天當了媽媽,「懷孕時,我白天教書,晚上念書,完全靠意志力在ㄍㄧㄥ。因為太累、抵抗力不好,得了帶狀疱疹,沒辦法參加教甄,又怕影響寶寶健康,連藥都不敢吃。」想起挺著大肚子考試、生病的日子,陳逸芬好心酸。

這群代課老師常常在教育理想與自我前途中搖擺。「在教學和學生輔導上,我也只能做到該做的,沒辦法做得更多。」代課第四年的方依瑋(化名)很誠實,儘管她覺得愧疚,但還是選擇花更多時間為自己念書。

這群代課老師在每次的挫敗中撫平傷口再站起來。「教甄很殘酷,只有上榜和沒上兩種結果,沒有中間地帶。你會在一年內失敗好多好多次,開始覺得『我是不是真的很差?』」教甄考到第四年,方依瑋在某次複試後以「備一」落榜,「我很沮喪,很難安慰自己『沒關係,下次再來。』我覺得這已經是我能夠做的最好表現了。」

他們在日復一日的教書、念書與考試中會猛然問自己:「這樣的生活要多少年?我會不會等到少子化後連代理缺都找不到?我中年失業要做什麼?」而感到心慌不已。

每年七、八月,沒考上正式教職的代課老師要繼續考代理或兼課缺。這兩個月,他們忙著考試、忙著告別前一所學校到下一個城市。這兩個月,他們沒有薪水、勞健保被轉出,得自己去繳。因為一年只工作十個月,所以無法累積年資,無法像正式老師一樣每年晉級加薪,連續當了八年代理教師的蘇立晴雖然每年要做和正式老師一樣的工作,但薪水卻差八年前成為正式老師的同事每個月七千多元,而且一年只領十個月薪水。

代課浮濫造成五大困境

為日子辛苦奔波,不知未來在哪裡而迷惘的,不單單是這一萬七千多名的老師。代課浮濫的現象已經讓教育發生「質變」,改變了學校的生態,帶來五大困境。

困境一:學生學習難永續

有學生國中三年換三個導師,有學生導師雖然同一個,科任老師三年換五個。在偏鄉更嚴重,有家長抱怨,孩子國小六年換了十二個導師,讓學生年年都在適應新老師。

對某些孩子來說,長期穩定的師生關係是他成長過程的重要力量,卻在目前制度下變得奢侈。親師生的關係也愈來愈不容易維持。

多數代課老師有教師資格,具備當老師該有的基本能力。許多校長也表示,代課老師常常是學校內最願意為學生付出的一群。在台東縣蘭嶼鄉的東清國小,學校內十二位老師有九位代課,校長溫昇勳認為,代課老師的工作態度非常好,「但困擾就是銜接。」

許多家長也知道代課老師很認真,但是當孩子讓代課老師教到還是會擔心:擔心老師四、五月就開始準備考教甄,影響教學;擔心老師明年離開後,孩子又要適應新老師;擔心老師對考試制度不了解,沒辦法輔導孩子升學。

困境二:學校老師難有專業成長

老師的責任不只是教完任教的課。以公民老師為例,老師除了教公民課,還必須做公民科的課程研究發展、培養學生的公民素養、參與學校本位課程研發。

但是現在老師員額少,常常聘不起音樂、體育等藝能科老師,使得校內專長受限。或者,一個領域只有一個老師,甚至那個老師就是代課老師,根本沒有專業發展可言。教師無法形成社群,遑論有專業的溝通討論。

溫昇勳為了讓老師發展校本課程,特別開辦研習課幫老師了解蘭嶼的自然與文化。但隔年,學校換了一批新的代課老師,同樣的研習再上一次,年復一年。

困境三:行政斷層,影響校務發展

因為代課比例攀升,學校開始把行政工作丟給代理教師。代理老師的聘期約從八月底到隔年六月,當代理老師六月底要離職時,下學年的老師要八月底才來,無從交接。

「我接行政時沒有交接,前一個也是代課老師;我得自己摸索,等到業務熟了,我也要走了;走的時候還不知道下一個會是誰,沒有人可以交接工作。」方依瑋當過訓育及衛生組長,兩年都很辛苦。

溫昇勳去年到東清國小,因為幾乎所有行政都換過,竟然沒有人知道學校前年向某基金會申請了弱勢學生早餐補助費用。一直到基金會打電話催結案,學校才知道這件事,後來補助款還全數繳回。

困境四:代課老師領最少錢做最多事

許多正式老師不願意做的事後來都變成代課老師的工作:非上班時段的課輔、科展指導、教師研習、臨時代理導師。甚至沒有正式老師願意接的生教組長、訓育組長,都落到代理老師頭上。

代課老師有時候也不免要做一些白工。例如某老師請公假,安排學生寫測驗卷,學校拜託代課老師「幫他看一下」。因為只是「看一下」,不是代課,即使你額外抽出時間陪學生,也沒有鐘點費。

在行政安排上,代課老師的權益也常被犧牲。在某國中兼了二十堂課的兼課老師王曉萍(化名),問課務組排課時可否留下至少一天空檔讓她做自己的事,「他不理我,就是要領鐘點費的我一週五天都待在學校。反而是有正式老師把課調整到週休三日。」王曉萍很不滿。

有些縣市教育財源有困難,刪減費用就從代課老師下手。「去年有一場會議,縣政府要砍我們薪水,沒有代課老師願意簽。今年,教育處就砍代理老師的偏遠交通補助及原住民學校加給。」在偏鄉服務的代理老師徐佩穎(化名)其實很喜歡在鄉下地方當老師,但總覺得現行制度虧欠代理老師太多。

當然也有些少數大學校員額充足、制度完整,明定代課老師不能當行政,某些比較難帶的年級(例如要升學的國三)不排代課老師。但這樣的學校裡,當代課老師愈來愈多,正式老師的負擔就變大了。

困境五:師資無法流動,校園新陳代謝停滯

國內目前每年增聘的代課老師已經多過正式老師。也就是說,就算學校有老師退休,也沒有減班,每年的新進老師還是以代課為主。這些代課老師只是「過客」,很難變成一起成長的「同事」。

全國教師會祕書長吳忠泰認為,代課老師就算沒有受到歧視,在校園中也是默不作聲的一群,對學校沒有歸屬感。因為不知道自己何時會離開,所以有好的想法不會呼朋引伴,也不會衝擊既有教育生態。他們對於專業的累積與分享是有保留的。「如果校園沒有新的想法、好的衝擊,對專業的累積是傷害。」吳忠泰看見這個隱憂。

而且,因為教師缺額愈來愈少,師範及教育大學招收到的學生素質愈來愈差。「很多教育大學的學生都需要補救教學了,以後怎麼當老師?」長期關注師資的一位大學教授很擔心。

因為少子化,從九十五年開始,各縣市紛紛停聘正式國小教師,這兩年連國中正式缺都開得很少。「師資僧多粥少」已經不再只是流浪教師為了飯碗才關注的議題,教育團體也擔憂這個現象將帶來不利影響。

吳忠泰認為:「少子化危機是有的,但不能讓危機逕自擴大。」全國家長團體聯盟理事長謝國清也呼籲,教育部應該把未來五年少子化將帶來的減班情況具體估出來,再擬因應策略。

吳忠泰建議,將國中小老師課稅部分金額加上政府自籌經費,回聘正式老師。另外也應貫徹《國民教育法》的子法規定,限定各校控管代理教師名額最多五%(小校最多一名)。

教育部國教司長黃子騰回應,目前教育部和統計處已經在估算未來五年的國中小學生、班級及老師數,希望提供縣市政府更精確的數字,規劃因應策略。日前教育部也開會請各縣市利用國中小教師課稅的部分金額加自籌款增聘正式教師,結果只有台北市回應可以回補百分之百缺額、澎湖縣回補一○%,其他縣市回報都是零。

有心縣市的自力救濟

國內老師的員額是以「縣市」為單位,要聘多少人、如何控管,都攸關縣市教育政策。

許多縣市除了消極控管正式員額外,也積極擬定因應措施。

宜蘭縣就推「區域專長教師共聘制」。教育處長吳清鏞解釋,宜蘭縣將鄰近學校分為同一學習區,同學習區學校分專長聘老師,聘到的老師在學習區學校內巡迴教學。如此一來,也可以用區域為單位,發展教師專業社群。

宜蘭縣也從明年開始,延長代理老師任期。一年一聘的代理教師表現良好,可以直接續聘兩次,「至少可以把學生帶到國中畢業。」吳清鏞考慮的是學生學習需要永續。

代課教師充斥的現象,背後其實是為防止少子化帶來的教師員額過剩問題。屏東縣直接從教師缺額著手因應。

屏東縣教育處撥出一筆特別經費,鼓勵學校轉型「理念學校」。教育處長顏慶祥解釋:「理念學校就是公辦公營的特許學校,課程、師資可以經申請同意後實施,不需要受國家課程綑綁。」成為理念學校後,老師員額可從一班一‧五人提高到兩人。

顏慶祥還鼓勵老師發展全方位能力,為補救教學規劃更專業的教學方式,並納入老師教學時數,也讓國中小老師有能力教授成人教育、老人教育、新住民教育的課。

今年八月,屏東縣教育處還創全國首例,很「敢」的改變了超額教師的遊戲規則。

在國內,當學校老師員額過多要介聘到他校,內規是「後進先出」:愈晚進到學校的老師積分愈低,完全依在校年資決定。屏東縣的新規則是年資只佔三○%,其他必須看老師指導學生各種比賽成績、研習時數、是否獲教學卓越獎或優良教師等榮譽、是否參加教師專業發展評鑑,還有在班級經營、學生輔導、課程教學等方面的表現。

少子化浪潮一年年湧上,明年中小學教師課稅後,每位老師將減二到四節課,校園內的代課老師將會增加,既有的問題也會愈來愈嚴重。

當百年大計的學校教育開始以鐘點計價,看似節省成本,處理未來十年將產生的教師超額問題,但代課教師充斥教育現場,這個「為解決問題而帶來的大問題」,將會讓教育付出多大的代價?

永遠是學校的局外人

錢唯純,現任台北市北安國中舞蹈班導師及國文老師,5年代課老師經歷,今年考上正式教職。

你再怎麼好,代課永遠只是代課,不是學校老師名單上的一員,當學校不缺人了,就不要你了。

考教師甄試這6年,光是交通費,我就至少花了10幾萬元。

事多錢少,又不受尊重

楊明一,40歲,現任宜蘭縣復興國中兼課教師,教過公民、自然、地理、國文。擔任兼課教師超過6年。

我雖是領鐘點費的兼課老師,卻有很多額外不支薪的工作;例如出段考考題,或我主動補課。以前課少,連辦公室都沒有;後來的辦公室沒有冷氣、沒有網路、逢下雨就淹水,且12個人共用10個位子。

不為退休金硬撐,比較快樂!

蔡秀貞,51歲,現任台南市文賢國中及土城國中公民兼課教師。已擔任兼課教師4年。

兼課教師生活雖然不穩定,但也有優點。我看見學校內很多老師不快樂,卻為了退休金硬撐。我兼課的好處是,倦了厭了,停下來休息一段時間也沒多大損失。
頭像
小龍女
系統管理員
系統管理員
 
文章: 10449
註冊時間: 2008-02-21 , 0:00
來自: 紫竹林
個人狀態: 分享心中的愛
性別:
回頂端 第1顆愛心

回到 偏遠地區學校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